Ribes

唱见厨+暴雪全家桶//是个瞎摸鱼的

图 条漫 都是原创🌾

克总风暴互动语音 国服

对二傻
入场“吾王 让我们用天灾军团征服时空枢纽的生灵吧!”
回复“只要巫妖王一下令 他们就都得死!”
击杀“吾王 归去吧。”

对小强
入场“啊 叛变国王 你准备好让天灾大军毁灭这个生者的世界了吗 阿努巴拉克!”
回复“是的 一起来撕碎他们!”

对吉安娜
入场“吉安娜 巫妖王身边还有你的位置。”
回复“啊 安东尼达斯的走狗?他身体怎么样?还躺在棺材里吶?”

可以脑补一出好戏,然而风暴已经有很久...没有更新过新英雄互动对象的语音了...
就是...克总说了这么多...二傻小强都没有针对他的回复...
很难过...哭

还是截图!
感觉克总登录坟头枢纽真的是料太足了...还有五集制作过程 光看花絮就哭得不行
🙏大家都好爱他...真的

克总和珍娜 有种说不清的相似
都是安东尼喜爱(?)的冰法(?)学徒
也都走了与安东尼期望不同的路
一个人选择投身禁忌 另一个选择相信先知
而且一个背弃了二傻 另一个辅佐二傻
也可以脑补相反情况
吉安娜被死灵魔法吸引 义无反顾跟随二傻投身天灾
克总忠于肯瑞托和达拉然 追随先知拯救同僚
反正安东尼都得死(.
感觉这个脑洞就很好玩了!
也许珍娜就是安东尼眼里 就像是没有走上歧途的克总
算不算牵强的安克糖哈哈
虽然战役里没有 小说里的细节还是很值得回味的 珍娜骂克总是叛徒 毕竟是昔日的同门师兄
克总是不是也能在珍娜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呢?

也可以拿炉石这次资料片漫画来yy
珍娜变成了巫妖王 克总辅佐珍娜
师兄妹肯定超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以克总的年龄...应该都能当珍娜的爷爷了...

2234真的有福气 堕落前睡过珍娜 堕落后还有巫妖小天后陪着

安东尼:...阿尔萨斯我干你娘

盔甲、恋爱以及睡前小故事

-时空枢纽背景 天灾三人组

-人物性格ooc有

-😶cp向不定 随意感受

-克总要来坟头枢纽啦!!!

↓正文↓

 

  阿尔萨斯坐在床上。

  虽然他总是带着头盔,但是这并不影响别人看出他的心情究竟有多......激动。他的双眼像是对面来车开的远光灯一样亮得让人心痛。
  地穴领主决定不去看他,低头继续念手里的童话书。

“美丽而又强大的......冰霜巨龙!它的吐息可以冻结一切......它袭击了王国、带走了公主.......”

“够了,阿努巴拉克。”阿尔萨斯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你难道没有什么...想说的吗?你看不到我热切的目光吗?”

“但是陛下,我想这是好事。”大甲虫尽力保持着平静的语调,虽然他知道这位国王今天晚上大概是不会让他睡觉了。

“巫妖要来这里了!我的巫妖!”阿尔萨斯手舞足蹈地比划拖地大长裙的轮廓,“他要来这个地方了!我......”

“陛下,我认为这是好事,您喜欢您的巫妖。”阿努巴拉克耐心地安抚着眼前激动的年轻人,“您究竟在焦虑什么?”
 
  阿尔萨斯嘟着嘴,双手交叉抱在胸前。

“比如,以后所有故事里的主人公,都会变成一只猫。”他忿忿不平地说着,“我不想每天晚上听一只猫的冒险故事!”

  阿努巴拉克觉得自己脸上的肌肉在抽搐。

“而且,你——”阿尔萨斯指着眼前的大甲虫,“我知道你和隔壁的虫母都干了什么,你们甚至穿同款的衣服!巫妖来了对你有好处,你终于可以摆脱我了,是不是?”

“......我的陛下,我始终忠于您。”阿努巴拉克在内心疯狂咆哮着,然而他只能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态度,“我们只是觉得彼此的装束很值得借鉴!我不会因此离开您半步。我想给您制作一套新的盔甲,这会有益于您。”

“我觉得我现在的盔甲很帅。我不会换的。”阿尔萨斯用固执的口气回应地穴领主的好意。
 
  阿努巴拉克眯起八只眼睛盯着国王看了一会。阿尔萨斯永远不会知道,他的品味究竟被阿努巴拉克和克尔苏加德私下吐槽了多久。

“巫妖会更好地保护您,无论您在哪里,您都是我们的国王。”地穴领主试图转移话题,“有他的辅佐,您一定可以所向披靡。”

“他不会让我在睡前吃零食,”阿尔萨斯非常郁闷,“而且他还和吉安娜熟络了起来!这使我有些......害怕。如果他再加上那个部落女王,那么我大概是......”

“陛下,”阿努巴拉克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他,“巫妖比我更加忠诚,或许您会对我不屑一顾,但您应当相信他。而且睡前本来就不应该吃零食,您现在该去刷牙了。”
 
  阿努巴拉克趁着机会钻地逃跑了,他觉得克尔苏加德应该快点来。
 
  越快越好。

 

  阿尔萨斯王子踏上了寻找公主的道路。

  他打败了冰之女巫,将黑之弓箭手斩于马下,在圣甲虫的指引下收服了冰霜巨龙。
 
  他看到他的公主怯生生地围着头巾坐在角落里。他英勇地走上前,向公主伸出手。

“我的公主,我将救你离开。你若是愿意来我的国家,我将给你一切你所要的事物。你想要什么?财富?地位?或者幸福?”

  “你有看到一只暹罗猫吗?叫比格沃斯,大概这么大......”他的骷髅头公主比划着。

 

  阿尔萨斯突然一阵恶寒。
 
  旋即他醒了过来,他听到外面一阵嘈杂,然后有人在敲他的房门。

  “陛下?”

 
  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
 
  所以他马上忘记了什么恶俗的盔甲、猫领衔的少年冒险故事;他想去开门,然后给他亲爱的副官一个拥抱。
 
  顺道求他能让自己在睡前吃一包薯片,有球赛的晚上最好再加点啤酒。
 
  一杯就够了,真的。


没啦!
😆因为ooc所以写得很爽!
其实克总和小强的年龄 应该都可以当2234的爷爷了
总觉得2234还是个孩子 叛逆青少年 很想欺负他...其实他很帅的!
天灾三人组以后可以横行枢纽了!礼赞克总!太开心了😭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实在是太激动了 草草截的图🙏🙏🙏现在可以疯狂安利风暴了 看看 克总的排场 炉石风暴资料片领头人👍👍👍
-yes...well done minions.
-BOW BEFORE KEL'THUZAD!
真的是巨帅 超帅 爆炸帅
请能翻墙的翻墙翻不了墙的蹲搬运😭🙏

【WOW相关】一件小事。[阿努巴拉克中心/克总友情向]

-没有cp向 没有 硬要说的话是比格沃斯all

-少量风暴梗

-没什么逻辑性 有问题欢迎帮忙指出

-感谢您的阅读
↓正文↓




 
  阿努巴拉克,高贵的地穴领主,巫妖王的得力干将,这两天心情不太好。
 
  前提是一只圣甲虫真的知道“心情”是什么东西的话;不过他当然知道。有他活过的年数,就算是石头都成精了;更何况他还是一位国王。
 
  而且还是前国王,叛变的国王...阿努巴拉克忿忿地想。他努力地扇动后翅,想把那上面黏糊糊的蜘蛛丝清理掉。
 
  现在再来说说他为什么不高兴:就在前几天,他带着亡灵军团收复地底王国的时候,他无意中把自己的右前肢磕掉了一块。他没什么感觉,自从他成为亡灵,他早就忘记疼痛是什么了。他只记得悔恨,憎恶,愤怒,还有忠诚——莫须有的忠诚。所以他讨厌那个巫妖,一个只活了几十年的法师,近乎自愿辅佐巫妖王的蠢货,这让他觉得可笑。
 
  更多的是无地自容。耻辱有如潮水一般淹没了他,尽管他自以为高尚,但他仍然得臣服于巫妖王。失败的反抗比顺从更使人不齿。所以他往日的臣民辱骂他,厌恶他,与他兵戎相见,因为他没有力量去保护自己的国家。他反而成了巫妖王的爪牙。现在更让他生气的是,他要服从巫妖的安排,甚至要把自己的得力干将送到浮空城当看门狗......虽然这并没有什么值得争的,阿努巴拉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种事耿耿于怀,可能是年纪大了瞎想一想聊以自慰吧。
 
  他听见自己的盔甲划过墙壁的刺耳声,脚下的石板上满是干涸的血迹与粘液的痕迹。这使他心烦意乱,他的艾卓尼鲁布绝不会如此,顶多是墙壁上多几片蜘蛛丝。这个巫妖真是怪癖,大抵是现在年轻人的通病......新巫妖王还不是一屁股坐在冰坨子上不起来,怕不是屁股冻上了又不好意思找人帮忙——
 
  阿努巴拉克干笑了一声,然后马上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凶狠样:他看到不远处房间门口的巫妖正向他致意。

“欢迎,尊贵的地穴领主。你不介意我在大厅迎接你吧?我的房间也装不下你......”
   
  阿努巴拉克猜测那个骷髅脑袋现在做了一个幽默的表情。
 
“够了,小巫妖。”他伸出残破的右肢悬在克尔苏加德面前,“我的断肢呢?”
    
  克尔苏加德把碎片铺展到地上,抬头望着几乎顶破穹顶的地穴领主。“请把脚放低点,呃,我是说.....手?”
  
  这不合时宜的笑话使阿努巴拉克更加懊恼了。他恨不得一脚踩碎眼前的巫妖。但他只能乖乖地把前肢铺到地上,让克尔苏加德把他的残肢一块一块补齐。
  
  就像玩拼图似的。他叹了一口气,然后暴躁地回想着这两天的事:直到他回到尼鲁布,他才在随从的提醒下发现自己的前肢磕坏了;他派人去找却一无所获。正当他想着要不要像人类海盗一样装个铁钩子,他突然收到克尔苏加德的通知,告诉他他的断肢在纳克萨玛斯。
 
  他本来想让巫妖直接让小兵送到地底,但是他莫名的尊严却不允许他这么做;丢了东西又雄赳赳气昂昂地让失主给寄过来,貌似是有点太傲慢了。不过其实他亲自到纳克萨玛斯也没什么两样,他还是雄赳赳气昂昂地来的......克尔苏加德背地里叫他蜘蛛老顽童。

“为什么我的断肢会在你这?”阿努巴拉克实在是觉得尴尬,马马虎虎地搭茬。
   
  克尔苏加德抬头看了地穴领主一眼,然后低头继续缝补:“......我去尼鲁布旧址收集实验材料。”
  
  他刚才一定在嘲笑我。阿努巴拉克有点不开心,让这么高贵的地穴领主找话题化解尴尬可实在是很难得的。事实上克尔苏加德也的确笑了,骷髅头在喜怒不形于色这点上还是很有效果的。

“......你的猫呢?”阿努巴拉克不自在地晃了晃身子。

“可能和辛达苟萨在一起睡午觉吧。”
   
  阿努巴拉克觉得自己并不是很喜欢那只猫。只要他造访纳克萨玛斯,比格沃斯就会粘着他,往他的盔甲里钻,或者是玩他绑着伤口的绷带直到被缠成一团为止。他会很凶狠地嘘那只猫,但它完全不为所动。这倒是很让克尔苏加德嫉妒。
 
“我亲爱的比格沃斯,快过来......大虫子先生不喜欢你......”然后他会收到来自猫和大虫子先生的双份嘲讽。
   
  阿努巴拉克回忆着,第一次觉得还是有比格沃斯的时候比较好。

  阿努巴拉克走在回去的路上,琢磨着自己刚才有没有跟巫妖道谢。但是这想法很快被抛到脑后,他可不喜欢和年轻人说客套话,尊老爱幼,或者说倚老卖老,是应该的。
   
  他走过一个转角,看到熟悉的牢笼:克尔苏加德还是人类时由他带着参观纳克萨玛斯,这里关押着一对年轻夫妇......总之都死了。

  说到夫妇,他又想起了自己的妻子,高贵的蜘蛛女王——说到底他还算入赘的。他们曾经一起统御着蜘蛛王国,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他依稀记得自己还和人吹嘘过,“你说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虫子?那你一定是没见过我家的女人!”
 
  不过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就是了。
  

fin.







wow里“没想到我还能摆脱他的控制” hos里击杀2234也有特殊语音 朝思暮想地想报仇
不过没机会就是了...。
自设他对克总很不爽 毕竟克总自愿辅佐巫妖王 感觉很让他没面子哈哈
关于他老婆都是出自风暴的吐槽
至于入赘是我瞎想“蜘蛛王国的甲虫国王!他这么帅又这么厉害肯定是被招婿啦!”
笑笑就好
总之他真的超可爱!甲虫大佬年龄是迷...。
希望大家能多带他玩😭
好歹我们甲虫war3也是有戏份的啊!!!
阿努巴尔万岁!
感谢。

两年以前的图...仿甜甜圈pv
“ib 可以给我看看你的胖次吗”
“好想看看啊~~~”
太糟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