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bes

立 派 日 日 酱🤖

再见了蛇足桑。

#不喜可喷#

蛇足,今天心情不太好。
他的好朋友,川村先生,被粉丝扒出有了女朋友。川村先生不得不紧急发推承认。
随即川村先生迎来了粉丝的一顿痛骂,毕竟他在几天前的生放还夸下海口。
「比起那些有的没的,你们更应该相信我」
蛇足觉得无言以对。
===
川村先生的名声骤降,那个人急得快哭出来了。然后他想起了蛇足,抽噎着给蛇足打电话。
他说起他们两个人原来的事。
他们一起唱歌。
他们一起投稿。
他们一起给粉丝回复,然后开不露脸的生放,看着一条条弹幕相识而笑,moka在他们脚边打着哈欠。
“蛇足,蛇足,”川村先生带着哭腔哀求,“你帮帮我,告诉我的粉丝我多爱他们,我们为他们付出了那么多,我多希望他们能支持我——”
“好。”蛇足面无表情,冷冷地回应着.
“但是粉丝不是傻子。那些是我的,不是你的。”
他挂上了电话。
===
川村先生在推特上搬出了蛇足当挡箭牌,他声情并茂地倾诉着,他们是多么爱他们的粉丝。
他没想到蛇足说对了。
回复里有人这么写道:
「你并没有爱我们啊」
「我们只是给你送钱而已」
「你更爱你的女友,对吧」
......
......
......
「你怎么还没发现自己哪里做错了呢?」
===
蛇足挂了电话,心情复杂。
川村先生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但是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后来川村先生无论如何也要颜出,然后去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最后跟其他知名唱见组合出道。
蛇足拗不过他,也没有阻止川村先生,只是拒绝了他的邀请。
川村先生站在光亮的舞台上,台下粉丝的欢呼呐喊不绝于耳。
蛇足坐在阴暗的房间里,看着粉丝在他新投稿下的留言。
===
蛇足想,他是自由的。
但川村先生不是。
有一次蛇足找川村先生聊天。
「如果出道的话,要把粉丝放在首位啊?」
「喔,我知道的」
「...那个,女朋友的事,会不会早一点曝光比较好?」
「他们会祝福我吗?」
「如果你诚恳的话——」
川村先生盯着蛇足,眼神里都是轻蔑的笑意。
「算了吧蛇足,我可不想这么早失去支持者。我会想办法,你没出道,你不会懂的。你还记得【】吗?他当年不就是女朋友被曝光然后被粉丝骂的很惨——」
蛇足一拳将川村先生打倒在地。
「你不配提他的名字。」
===
川村先生一遍又一遍地说着抱歉,想办法把身边的好友都扯进这件事来弥补自己的坏形象。
他甚至特地上了中/国的微博,想要从尚且不明真相的海外粉丝那儿寻求安慰。
汤毛在推特上提醒他。他视若无睹。
他始终没觉得自己有问题。
他不知道在他的粉丝眼里,他已经沦落成了多么虚伪而令人作呕的存在。
「毕竟总有人会支持我的」
他这么天真地想着。
===
蛇足听说川村先生终于崩溃了。
川村先生无力再反驳,索性关掉推特,留下彻底失望而又怒不可遏的粉丝。
蛇足知道那些直到最后都希望川村先生分手的粉丝,基本上都是真的爱他的。
===
川村先生消失在公众的视线里了。
川村先生给蛇足打电话。
「等他们冷静下来我就回去」
「他们不会冷静的,川村,他们是为你好」
「他们应该祝福我而不是这样对我!!!」
「...川村,那是你的错」
「我不想再说这个了。蛇足,和我一起走」
「?!」
「我们应该共进退的,求求你,我现在好孤单」
「......好」
蛇足突然间很内疚。
对川村先生,对他的粉丝,也是对他自己。
===
蛇足退圈了。
没有太多废话,只是简短地发了活动终止的通告,感谢粉丝的支持。
有个粉丝私信给他。
「蛇足桑,什么时候会回来呢?还有川村先生以后也会回来吗?」
蛇足微微笑了一下,然后眼泪忍不住地溢出,顺着他的脸颊滴到手机屏幕上。

他们曾经那么的爱他们。
他现在那么的爱他们。

「川村先生会回去的」
「我可能不会回去了」

「也许有一天川村先生彻底退出的话」
「蛇足桑就会回去的」
「请相信蛇足」
「谢谢」

-fin.

评论(12)

热度(23)

  1. 飴原Ribes 转载了此文字
    ..。